第三千四百三十一章

最新网址:www.bshuku.com
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一刀倾情 第三千四百三十一章
(88106 www.bshuku.com)    厉秋风说到这里,略停了片刻,这才接着说道:“方才我还担心有人故意将树木砍断之后堆在路上,只留下狭窄道路让咱们通行,如此一来可以趁机偷袭,置咱们于死地。眼下看来是我多虑了,咱们可以放心前行。”

    慕容丹砚听厉秋风说完之后,却也松了一口气,口中说道:“此处道路狭窄,两侧山坡陡峭,与说书先生讲过的两狼谷颇为相似。杨老令公如此神武,统率的又是久经战阵的杨家军,但是进入两狼谷之后中了辽军的埋伏,最后落得一个全军覆没的下场。若是真有敌人埋伏在此处,只怕你我二人无法招架敌人的围攻。”..

    厉秋风点了点头,口中说道:“我看那些大树腐朽不堪,显然已经折断多年,而且断裂之处并无砍凿的痕迹,显然并非人力所为。想来这些大树枯萎之后,禁受不住风吹雨打,最后倒在了路上。这条官道是通往寒山渔村的唯一通道,若是柳生宗岩一伙人仍然盘踞在寒山渔村,绝对不会让这条道路荒废成如此模样,依此推测,这些大树应该是在柳生一族逃往中土之后倒在路上,也就是说在过去的十余年间倒下的。”

    厉秋风说到这里,略停了片刻,这才接着说道:“既然这些大树并非是有人故意用来阻碍道路,便与咱们无关。只须小心翼翼地走过此处,想来便无大碍。只是道路太过狭窄,咱们只能牵着坐骑走过去。我在前面引路,姑娘跟在我身后即可。”

    厉秋风说完之后,便即牵着坐骑向前走去。慕容丹砚跟在他身后,快步走到大树拦路之处。只见道路右首仅容一人可以通过,左侧尽是粗大的树干树枝。虽说树木已经腐朽不堪,可是枝桠蓬乱,犹如刺猬一般,想要通行极为困难。两人没有法子,只得牵着坐骑,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向前挪动。

    厉秋风方才查看过这些倒在地上的大树,也曾放眼向前方望去,推算这段难以通行的道路大约有百十丈远。此时他带着慕容丹砚向山谷深处走去,虽然十分小心,可是倒下的大树枝桠虬张,到处都是,不时刮在两人的衣衫上,只走出了二三十余丈,两人身上的衣衫都被树枝刮破了几处。

    此时早已过了午时,太阳西斜,渐渐被西侧的山峰遮挡住,是以山谷中渐渐暗了起来。厉秋风和慕容丹砚走出了七八十丈,眼看着就要走出这段极难通行的道路,慕容丹砚无意中向左侧瞥了一眼,突然发觉一道亮光十分刺眼。她心中一凛,倏然停下了脚步,口中说道:“厉大哥小心!”

    厉秋风听到慕容丹砚出声示警,急忙停了下来,右手反手拔出长刀横在胸前。只是慕容丹砚说完之后,四周却是一片寂静,压根没有丝毫异声。厉秋风心中惊疑不定,一边向左右张望,一边沉声说道:“姑娘发现有什么古怪么?”

    慕容丹砚双眼紧盯着左侧倒在地上的几株大树,可是再也没有看到那道亮光。她心中惊恐,暗想方才明明亮光刺眼,像极了刀剑发出的寒光,可是为什么一眨眼间亮光竟然消失不见?这几株大树甚是粗大,枝桠繁杂,但是叶子已经落尽,压根藏不住人,就算我武功低微,厉大哥的内力却是极为厉害,若是有敌人藏在左近,必定瞒不过他。难道方才我一时头晕眼花,竟然看错了不成?

    慕容丹砚思忖之际,听到厉秋风向自己询问,急忙开口说道:“方才我无意中看到倒在左首的几株大树之间光亮刺眼,像极了刀剑发出的寒光,以为有敌人埋伏,这才惊呼出声。只是那道亮光转瞬即逝,再也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厉秋风听慕容丹砚说完之后,心中悚然一惊,暗想慕容姑娘虽然江湖阅历不多,不过绝对不是一个虚张声势之人。她说看到亮光刺眼,不会是虚言妄语,此处必定大有古怪。念及此处,厉秋风对慕容丹砚说道:“姑娘留在这里看好马匹,我到那边去查看一番。”

    厉秋风说完之后,将手中的缰绳递给慕容丹砚,向着左首看了片刻,右手手腕翻转,长刀悄无声息地掠出,只听“嚓嚓”几声轻响,挡在他面前的树干树枝纷纷掉落。厉秋风依法施为,脚下不停,每一刀掠出,便有一片树干、树枝坠落于地上,眨眼之间,他已向前走出了五六尺。

    慕容丹砚见厉秋风挥刀削落树干树枝,在一片乱树丛中清理出一条通道,心中大为佩服,暗想厉大哥出刀之际,用的尽是巧劲,每一刀挥出,皆是顺势而为,循着树干和树枝的脉理将其斩断,端得是精妙之极。爹爹传授给我剑法之时曾经说过,剑道的最高境界,在于举重若轻,制敌于无形之间。先贤庄子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叫作疱丁解牛,其中隐含了武学一道至高无上的道理。剑客出剑之际,敌人在自己的眼中乃是死物,他的一举一动,一进一退,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,如此一来,每一剑挥出,攻向的位置都是敌人难以自救的要害,真正做到以无厚入有间,世间再无敌手。爹爹说他苦心钻研剑道数十年,仍然无法达到这一境界。厉大哥此时以长刀削落树干和树枝,刀法之精妙,暗合疱丁解牛之要义,否则就算他手中所持的是一柄吹毛立断的宝刀,砍下几段硬木之后,只怕也得卷刃,从此不堪大用。可是他以如此精妙的刀法削落树干和树枝,压根不会损伤刀锋,就算砍上一日一夜,长刀仍然如刚刚打磨时一般锋利。爹爹说不要小瞧市井中的卖肉小贩,其中有善于用刀者,手中的杀猪刀即便用上数年,却也不须打磨,仍然锋利之极。而那些莽撞汉子只会用刀乱砍乱剁,用不上几日,便得用磨刀石磨刀。厉大哥的刀法如此精妙,他师父的武功必定更加厉害,多半是武林中大有来头的人物。若是他老人家能够出面与爹爹相见,为我和厉大哥说话,爹爹必定不会为难我和厉大哥!

    88106 www.bshuku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最新网址:www.bshuku.com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一刀倾情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一刀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一刀倾情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